外国语学院168刘林鑫《温暖的风景》

发布者:文学院发布时间:2016-12-02动态浏览次数:0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倚坐一角,静望蓝天,不经意间,思绪飘向从前,回忆在温暖中行走的日子.

                                                                                                                       ----题记

“丫头,走,跟外婆摘芦叶去.”幼时,最爱听外婆说这句话了,因为外婆一说这话就代表我要有粽子吃了,还有就是我又可以跟外婆去河边玩了.外婆家旁边有一条很长很宽的河,阳光明媚时,总是波光粼粼,风吹拂过,涟漪泛泛,恰似翻腾着的小银蛇.河岸宽敞,上面长满了一排排的芦苇,微风吹过,芦苇摇摆,芦叶沙沙作响.再往上便是堤岸了,上面种满了四季常绿的树,树与树之间离得很近,枝干交叉错杂,宛若进入“横柯上蔽,在昼犹昏.”的诗境.树下还到处是叫不上名的野花野草.这样的一个地方自然是我的乐园了,但不知怎的,妈妈总不让我独自来这儿,也唯有和外婆到这儿来,我才能自由自在地玩耍一番.外婆右手拎着一个竹篓,里面放着一把镰刀,左手则攥着我的小手,跟着外婆的脚步,我欢喜地穿过了茂密葱郁如林的油菜花田,走过了阴森晦涩的林子,踏上了杂草丛生的林间小道。路边橙黄色的小野花和淡紫色的蓟花,星星点点的缀于深绿的荠荠菜间。小小的孢子状聚集起来的苔藓,小小的黄花点缀其间。外婆时不时会撷起一支小花,放在我的手心,我高高地举起小花,迎着阳光,河水碧蓝,花,在鼻尖嗅过,也有一丝阳光的味道。

外婆来至一处茂密的芦苇丛,看了看河水的涨势,转过身,摸摸我的头说“丫头,外婆要到河岸上去了,你乖乖呆在这儿,别乱走,知道吗?”我重重地点点头.外婆又将我带到林子里去,说“丫头,太阳光太毒了,你就在这树荫底下吧!”说完,她用手摸了摸我的脸蛋,拎着竹筐下去了.看着外婆下到了河岸上,我便开始穿梭于这诺大的林子,寻找着奇怪的东西,不知不觉已走出了那片树荫,待到外婆在我身后喊了一声“丫头,”我才察觉,我小鸟一般飞到外婆身边喊道“外婆---”外婆用手贴在我的脸上说“看着小脸蛋,都晒黑了.”又用手刮了我的鼻子“让你呆在树荫底下,你怎么不听话呀?”我吐吐舌头,笑了,外婆看着我,也笑了.

不多时,已是垂暮。零零散散的阳光,透过林子的间隙,洒落下来,一片一片的阴影,衬的林间蒙蒙闪亮。

该回家了,我抓住外婆的小手指,跟着外婆回家了.此时太阳西沉,金黄色的阳光洒在河面上,洒在林子里,也洒在我和外婆的身上,暖暖的.

时过境迁,那样的日子,那样的风景,那样的路,我不再经历。

外婆带我去的那座小山,也早没了当时的样子。

可我还是忘不了那里,忘不了这一处温暖的记忆,这一路,这些风景,温暖,恣肆地,溢满,我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