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语学院167朱婉倩《留一颗心给远方》

发布者:文学院发布时间:2016-12-02动态浏览次数:0

我喜欢来自大山的渴望,推开小竹门,像最纯粹的微风带着阳光,在最需要温暖的季节里向你走来。

       只是很喜欢那一份纯粹与淡然,像大山里姑娘的眉若隐若现,就一下体会到了少女的风情。

        一直很向往沈老笔下的凤凰古城。那些个最纯朴的人啊,最炽热的情啊,最淡然的忧伤啊,就仿佛一幅天堂景。从都市的喧嚣与浮华里远离,卓然而立地诉说着湘西的风情。沉浸在白雾里的朦胧与牧歌的情调。有时候不禁就想,可能这就是一个人内心最原始的纯净与对淡然最初的追求吧。一如湘西水的明澈洞人,让人留恋。沈老说过,他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 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我想那必是挚爱吧,足够一生去回味,用一生的淡然换一笑倾城。

        我出生在那个名叫秦淮的地方。秦淮河的河水在我的窗前流过,竹声簌簌,流水淙淙。庭院里洒满阳光的午后,倒是很喜欢去乡间爷爷家后院的草垛上坐坐。猫迈着妖娆的步伐探过,像个饶有风韵的老女人。阿狗一个健步越上草垛,找了个舒服的位子把脑袋埋在了草里,窸窸窣窣的配着微风交响乐。仿佛时间就该那么样,日子就该那么安静地过。把一首简单的歌单曲循环,眯着眼睛嗅着麦草的香甜。

        爷爷泡的茶有种特别的味道,从茶壶里流出来的是清澈的回忆与念想,是一种对平静的渴望。喜欢看茶水从壶口里流出的感觉,时光不过如此,岁月静好。从前慢,车马邮件都慢,木心先生就像是从古书里走出的耄耋老人,不紧不慢的诉说着陈年旧事。轻轻虚掩上竹门,就坐在藤椅里看夕阳正好,日暮余晖。

        我不爱那些个再没有耀眼明星的傍晚。城市的高楼迷住了人们的双眼,用妖艳的色泽想刻意掩饰着最质朴的风情。像个年老色衰的妓女,一下子退去了衣裳,叫人欲望尽失。我不是不爱城市,是再找不到属于它本该有的风景。像失了魂的流浪汉,穿梭在大街小巷,苟延残喘的去寻一夕安寝。竹门吱吱呀呀作响,漏了些光从门缝里看不真切。

        我喜欢走在校园的路灯下,看初雪在掌心融化。夜晚的风是静的。偶尔迎面走来的一对情侣,依偎在一起。图书室里也是静的,偶尔的翻页声似乎闻得到墨香。灯光静谧而安详,一如从竹门透过微暗的烛色。

        走在来时的路上,我轻轻吹熄了烛光。带上山间的竹门,走在来时的路,耳畔传来一声渺远的鸡鸣。风景正好,月色正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