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与资源环境学院162周陈涛《阿斯嘉特之行》

发布者:文学院发布时间:2016-12-03动态浏览次数:2

一条鱼远离了鱼群,迷失在广袤的大海里,它好奇的望着不远处那条连绵无尽的海底山脉,靠上前轻啄了一口。山脉陡然间震了一下子,鱼慌忙游开,山脉前端裂开了两条巨大的口子,露出熔金般辉耀的光芒,竟是一双眼睛。

  忽然丝丝缕缕的鲜血从海水里缠绕过来,钻进耶梦加德因长眠而略显僵直的躯壳里。刹那间,他沉寂多年的嗜血本性猛的被燃起,身躯如发硎之剑般破开海水,直咬向那头死牛,而就在他咬住的那一瞬间,一股沛然莫御的巨力从海面上传来,拖拽着耶梦加德那庞大的身躯冲向海面。

  海面的小舟里坐着的神祗目光如电,“耶梦加德,等你很久了!”闪烁这夺目雷光的巨锤伴着天空中轰然劈下的闪电猛地击向耶梦加德的头颅。忽然,丝线断了,耶梦加德巨大的身躯沉入海底,透过溅起的水花,耶梦加德瞳孔里倒映出了巨人西米尔惊恐的表情,还有那笼罩在雷光里的宏伟身影......

  “托尔......”

  沉入海底的耶梦加德又闭上了眼睛,这被幽囚于无尽深海的漫长岁月里,再也没有比寂寞更难以忍受的了,唯有长眠以度日。

  “他们都将带来厄运,应该永远驱逐出阿斯嘉特,被囚禁在无尽的黑暗里。”那个威严的声音这样说道。在耶梦加德出生的那一刻,奥丁独眼里射出的光芒仿佛要刺穿他的身躯,威严的声音响彻古老而广阔的神殿,响彻了整个阿斯嘉特,奥丁手边世界树削成的长枪上闪动着危险的光彩,像毒蛇翘起的尾巴。

  昆古尼尔,永恒之枪!握着它的诸神啊,你们是否也能像这把枪一样永恒?

  芬里厄被众神欺骗,束缚在侏儒打造的炼金锁链里。海拉被驱逐到死人之国里,永堕于黑暗。而耶梦加德被投入无尽深海,不见日月。诸神定下了心,在阿斯嘉特里过他们的太平日子。

  这记忆始终盘桓在他的梦里,日夜噬咬着他的心,这仇恨,纵是岁月漫长,也难以鸿飞冥冥。

  阻止了耶梦加德重回阿斯嘉特脚步的,并不是他所可看见的东西,而是他所无法看见的那些神祗,在那个无限蔓延的深海里,什么东西都有,可唯独没有离去的希望,或许那渺茫的希望,仅存在于预言里诸神所注定凋敝的那个黄昏,可那样的黄昏,究竟何时才来呢?

  “耶梦加德,我的弟弟,预言中的黄昏已经来临了,阿斯嘉特的神灵们到了陨落的时候,醒来吧!”

  巨大而威严的声音响彻在无尽深海里,耶梦加德睁开了黄金瞳,瞳孔里映出的巨狼仰天长啸,庞大的身体里压抑着被囚禁无数年而带来的刻苦仇恨。

  “芬里厄......”

  耶梦加德庞大的身躯猛然冲向天空,向着遥远的阿斯嘉特飞去,如马尔克斯在《百年孤独》里形容的一般,耶梦加德买了一张永久车票,登上了一列永无终点的火车。这是必死的征途。但死又有什么可怕,相比起被囚禁时苟且的偷生,刹那的自由弥足珍贵!

  “阿斯嘉特的风真暖和啊。”耶梦加德这样想。从他出生起,他被幽囚在那蔓延这死气的深海里,何时又能畅快的飞去,在风中漂泊,去尽情观赏这世界风景的魅力呢?

  一只小鸟好奇的瞅了一眼从它身旁飞过的耶梦加德,飞去它的头上停住。耶梦加德眸子里暴烈的金光陡然柔和了,他这一刻的脑海里,似乎阿斯加德已经不重要了,仇恨被抽离了他的身体,他陡然生出想要离开,尽情遨游世界的美妙念头。可这毕竟只是虚幻的念头啊!耶梦加德自嘲的笑了笑,晃了晃头颅,让小鸟轻轻的飞走。

  “这段路要是再长些就好了,我还未看够这些不曾出现在我生命里的风景,只是或许永远也看不够吧,束缚我的或许不是神灵,只是命运......”耶梦加德心想。

  阿斯嘉特的广博领土已经在眼前了,那令人日思夜想的故乡啊!怎么却笼上了血色的光芒?耶梦加得向前飞去,远望到一个笼在雷光中的模糊身影。

  “托尔!!!”

  耶梦加得发出震天咆哮,直扑向了他的故人,他的仇敌。雷神挥动的巨锤如电,舞成一道屏障,如同耶梦加得命运中那永远无法翻越过去的关隘,偶尔屏障裂开一道口子,喷发出刺目的电光,去撞击他的躯体。躲闪,躲闪,再躲闪,无尽的幽囚岁月啊!怎么就凭空磨灭了中庭之蛇他无尽的力量与勇气?耶梦加得终于没有再躲闪,他停止了不断摇动的身躯,向着雷光喷吐出一口毒液,却也在这时,托尔的巨锤终于击中了他……

  耶梦加得终究还是倒下了,他不再散发金黄色光辉的眸子里最后倒映出的,不是托尔那被毒液焚化成灰烬的身影,也不是擎着昆古尼尔跨着斯莱布尼尔的主神奥丁,而是天边夕阳映照下那如梦的晚霞。

  “阿斯嘉特,真美啊……”耶梦加得的眸子里,再无一丝光彩。可他的嘴角,却分明有些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