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与资源环境学院地理科学151张太强《再见你时,依旧温暖如初》

发布者:文学院发布时间:2016-12-03动态浏览次数:3

生命,是一次花开,或热烈或安静;或寂寞或璀璨;或短暂或漫长。

那是个阳光温暖的午后,她坐在我的桌子对面,神态略有颓靡,但脸上却挂着坚强的笑容。她叫阿燕,是一个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她将告诉我她的故事。

看着她干净的笑容,任何人也不会将她与那如魔鬼般的艾滋病联系在一起。其实阿燕起初也不相信这是真的,阿燕在平时生活方面洁身自好,除了在工厂上班之外,也很少出去。她基本上一下班就赶回自己的出租屋,陪着男朋友出去买菜烧饭,享受着二人世界里生活的安逸和满足,条件虽然有些艰苦但也算过得其乐融融。

当医生的诊断书出来时,阿燕所有的梦想都破碎了。她曾多次幻想过自己和男友建立起来的家庭,他们要生几个小宝贝,等他们攒够了钱回家盖一栋漂亮的房子。然而这一切现在都已遥不可及,她发现男友有意无意的躲避着她。男朋友在她的诊断书下来的第二个月就悄悄地溜走了,她没有流泪,因为她知道这一天早晚会来的,她明白,爱情甚至婚姻,在灾难的面前,都如一只脆弱的玻璃杯说破就破。她和男朋友都心知肚明,她的病和男朋友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接下来的日子里,阿燕察觉得到周围的人总是用异样的眼光看自己,工友,邻居,甚至走在大街上和她迎面而过的陌生人。她能清楚地感受到外界的排斥、厌恶、幸灾乐祸。其实,当初一起上班的小雨曾不止一次劝过阿燕,让她别和这个突然出现的男子交往。可是阿燕又怎会听得进去小雨的话呢,在爱情面前,谁又能理智轻松地掌控全局。这个整天在她面前甜言蜜语的男人早就占据了她的全部。

后来阿燕辞去了工厂的工作,整天待在自己的出租屋里。她已经害怕和周围的人打交道了,对于这个世界她已经失去信任。她总是在半夜突然惊醒,在每个寂静的夜里,一次又一次的忍受着身体有与精神的折磨。阿燕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差了,她没有富余的经济去为自己的病痛争取一丝缓解的可能,对她来说,死,就是最好的解脱。她准备结束自己的生命,但在此之前,她决定回趟老家看看在农村的父母。

沉睡了一夜的世界,此时显得格外的安静,天边泛起了些许的鱼肚白。她简单的收拾好行装,踏出房门。走了一段距离她停了下来,注视着那个曾经让她充满了无限幻想也装载了她太多回忆的出租屋。呆呆的看了很久,这一次她留下了泪水。阿燕踏上了归家的列车,列车犹如一条长蛇,在广袤无垠的大地上蠕动着。穿越了一座座山川大河,列车终于在县城的小车站停了下来。

下了火车阿燕并不急着回家,熙熙攘攘的人群里,阿燕穿梭其中,熟悉的乡音让阿燕不为所动。阿燕还是目光呆滞面无表情的行走着,因为她知道如果大家知道她患了这病,同样也会如同遇见瘟神般躲得远远地。她准备去给父亲和母亲带些礼物。算起来自己也三年多没有回家了。

阿燕再一次踏上班车,这次班车就可以直接到达家门口了。阿燕坐了将近两个小时,班车终于在家门口停了下来。母亲看到是女儿,笑嘻嘻的走过来接过阿燕手中的行李。看着阿燕消瘦的脸庞,母亲轻声的责怪着。阿燕强颜欢笑的叫了一声“妈!”泪水差点涌了出来。她父亲在地里干活去了。

母亲将家里所有好吃的都拿了出来,做了很多阿燕喜欢吃的。一家人吃得还算开心,唯一有些不完美的就是还在学校上学的弟弟不能回来。阿燕怎么也不好开口说自己为什么早早地就回来了。简单的闲聊过后,阿燕就躲进了自己的房间,那一夜她一直没有入睡。每当她脑海里想起父母那消瘦的身体,还有那日渐增多的白发时,还有那个等着她赚钱上学的弟弟时,她再也不能仍受了,泪水打湿了衣襟,她是多么的无奈和纠结。苦苦挣扎一夜后她决定要乐观的活下去,好好的度过余下的时光,哪怕就是活一天她也知足了。当清晨的第一缕光线洒进房间,屋外响起了此起彼伏的鸡鸣声。阿燕起床来和母亲一起准备早饭。

她说她已经加入了一个艾滋病的组织,里面所有人和她一样,都坚强地活着,她们亲密无间,相互取暖,并用她们的温存,去温暖更多的和她们一样的人。

阿燕的笑声把我拉回了现实,阿燕说我流泪了。我想流泪就流泪吧。看着眼前这个女子,我们常人又怎能体会到那种被全世界所抛弃的感受?这是多么强大的内心才能如此坦然!

世界上每个人的生命都好比天空中的一颗颗星星,在浩瀚的宇宙中都有自己存在的理由,属于自己的公平。有了这些星星才有了一个浩瀚无边、神秘莫测的璀璨星空。可是我们有谁曾关爱过那些即将陨落不起眼的星星呢?星星陨落,生命零落。我们只唏嘘于它消逝时划过天际的最后一道光芒,而它“有生之时”,又有谁曾关注过它呢?那些“不起眼的星星”就是艾滋病人。

    于时光深处静看花开花谢,虽历尽沧桑,仍含笑一腔温暖如初。一树花开花谢的笑容飘荡在心里面,给予的不仅仅是美丽。含笑的起始,含笑的过程,那才是它真的意义。


让我们一起关爱艾滋病人,给他们一些切实的关注,让他们感受到这个世界还是有爱的存在;让他们散发出璀璨的光芒,和我们一起照亮整个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