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与资源环境学院海洋165佘震《剑心》

发布者:文学院发布时间:2016-12-03动态浏览次数:1

桃林里,万籁俱寂 ,一阵轻风吹过,抚动一袭白袍,亦抚落几瓣桃红…… 

 剑师感到脑中似乎轰然一响,陡然间豁然开朗,原来这就是剑心!不止心中有剑,更需剑中有心!

想到这,他再也按捺不住,手中长剑情不自禁的舞起,一刹那,他整个人似乎与手中之剑融为了一体,剑即是人,人即是剑。就在此时,他动了,一道剑招出手,似乎极快,又似乎极慢,却是浑然天成,再也没有丝毫的破绽。随着剑招越来越快,他的身影渐渐化为虚影,在那四射的剑气下,又惹得一阵阵桃花雨下……

剑师正全神贯注,不知从何处窜出又一把利剑,直指而来,剑师也不躲闪,只一击便将其挡落并斜刺于地,回身,便已是一剑封喉,这时,剑师反倒一愣,引剑而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最得意的徒儿,徒儿在剑师前赶忙跪下。

“孩子,怎么是你,你来干什么?”剑师收剑入鞘,一同被收入剑鞘的还有威严

“师父,徒儿是来向您请教关于剑心的真正奥义的。”

“剑心?”剑师有些疑虑。

“是啊,师父曾对我们说,纵然剑式再怎么日夜修炼,也会势必有境界所限,若能参透剑心之真正奥义,方能突破境界所限,而至于剑法之极也,所以徒儿想……”

“真正的剑心须由自己领悟”徒儿的话被剑师打断,“为师也传授不了你啊。”

剑师的话语重心长,但徒儿似乎并不释然。

“师父明明已参透剑心真正之奥义,却不肯授于吾等,究竟为何?可是吾等修行不够?”

剑师刚要说些什么,话却被徒儿的又一跪挡了回去。

“望师父明示!”徒儿又是一叩首。

“日后汝自会了悟”剑师留下一句话,提着剑转身缓缓离去。

在之后的日子里,徒儿日日夜夜不断修炼着,剑技飞速长进,很快从众弟子中脱颖而出,剑师也愈加疼爱这个徒儿,视若己出,而身为孤儿的徒儿则早就将剑师当做了父亲……

每晚剑师都会去桃林习练一番,而远远地望着剑师那出神入化的剑式与身姿,除了羡慕与自叹不如,内心深处不知何时竟生出几分怨恨来……而习练归来的剑师依旧是父亲般慈祥的笑意,徒儿不敢怠慢,递上块擦汗巾。

而当剑师回去歇息时,徒儿总是一个人悄悄地去到剑师习练的桃林,一个人默默地练着剑式,直到天明,这一切剑师都看在眼里,只是不语,每个凌晨时分,在剑师浑浊的眼眸中,徒儿的剑技渐渐达到炉火纯青,登峰造极之境。只是,要和剑师相比,还差了那唯一的……

十年过去了,徒儿终于练成了所有剑法之绝技,剑师已无技可传,徒儿拜别剑师下山。

剑师送至山门。

这一日,山色空濛,风雨凄迷

冷风拂动剑师的银髯,撩起剑师的衣带。剑师孤独地站在山门边,就如山间一片飘零的黄叶。

这是剑师最后的徒儿,剑师再也不会收徒了。剑师的一生潜心于武功绝技“天罡剑法”的修炼,终生未娶,所以没有子嗣,以后就只有剑师一个人孤守寒山了。这可是剑师一生中最疼爱的徒儿啊,聪明好学,伶俐精明,平日饮食起居待剑师如同亲父。剑师已把毕生心血全都传给了他,望着徒儿踽踽而行的背影,剑师心想以后他立足江湖,是可以大有作为的,因而内心孤苦的同时,也就有了一丝欣慰。

可是,这时候,徒儿竟然回首了。

剑师一怔。

回首,这是武林中的规矩。徒儿回首意味着他对师父还有所求。可是,这位风烛残年的剑师已经一无所有了。

是师徒情份实在难以割舍么?

剑师心中有些不快;似这等儿女情长,今后怎成大器?却又心头一热: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何况自己待他如同亲生,这孩子难舍得下却也是人之常情。这么想着,又见那凄迷冷雨,于是一阵心痛,顺着山路走去。

徒儿在前面断崖边的青石板小道上跪下了。

剑师热泪盈眶,慌忙上前伸出双手,欲将徒儿扶起。

却是扶不起。

剑师愕然。

但很快明白了,剑师好容易冷静下来,说:“天罡剑法乃吾平生绝技,如今汝已至于登峰造极止境了,可以无敌于天下了,就算是为师也不一定敌得过汝,却还有何不满足?”

徒儿拜磕在地,说:“师父曾告诉我等,若是习得剑心奥义,则剑技可以突破境界之限。”

剑师说:“剑心乃精、气、神所致,实在五行之外,还须自己领悟。”

“师父,天罡剑法就算无敌于天下,若是剑师再传于他人,徒儿与他也只是个平手,何况……”

剑师长叹:“为师已是风烛残年,你是我最后一个徒儿,这话可不是今天说的呵!”

“别怨徒儿放心不下。”徒儿说着,拿眼睛向小道一边的断崖斜斜,“师父从这儿跳下去,就算说了真话。”

断崖万丈,但见崖边烟缭雾绕。

剑师心中打个寒噤,随即哈哈大笑。

剑师说:“爱徒真的欲知何乃剑心?”

徒儿想,他的剑法已经登峰造极,这一点他自己心里绝对有把握,只差剑心的奥义,他便可天下无敌。

“求师父指点。”徒儿又跪下了。

剑师和蔼地说:“何必如此多礼,起来吧。”

待徒儿起来,剑师抽出自己的天罡长剑伸到他面前说:“你未必一剑能断得了它。”

“师父,您这是?”徒儿有些不解。

“你运足气力砍便是。”

徒儿想,纵然师父的剑是定海神针,他的天罡剑法只要斜削下去也能将它劈为两段,还怕师父偷袭不成?

徒儿于是冷冷一笑:好吧,就断了这剑,看你老东西还有什么说的!想罢,抽出剑来,运足平生功力,斜着照准师父的剑,破风劈去。

这自然是一把极普通的铁剑,哪里需要许多功力。一击下去,剑师的天罡铁剑瞬间断为两节,强大的震击力将剑师的右手震出血来,然而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徒儿用力躬身的一瞬,剑师伸出左手,如利剑般直刺入徒儿的胸膛,把他钉在青石板上。

剑心,只人剑合一,如此而已。剑师霎时老泪纵横,来到悬崖边俯身跃下。